早兩天,收到一個兩年多沒有見面沒有通訊的朋友的短訊,內容是說「早陣子想過找你,但又想不到話題,突然間知道你一點近況,令我的心情沉了下來,不知是何原因令我們疏遠了,只希望你能堅強快樂渡過以後的日子。」

 

收到這個短訊時有一點愕然,因為我在想是誰會給我發這個訊息?因為我的手機堮琤豪S有這個聯絡人。當我再看看這個訊息的電話號碼後便知道是誰了。近這幾年已經很少會用腦記下朋友的電話號碼,除非是一些我特別喜愛的人,否則一律不記。但是我這個朋友的電話號碼從來都不曾紀錄在我的手機,因為我根本沒有想過會忘記這個號碼,畢竟,我曾經連續數年每天都會打數個電話給她,甚至她家中的電話我都沒有忘記。於是,我發了個短訊給她,告訴她我倆大江南北什麼也可以說,用不著要找話題,收到她的短訊我很心酸,因為我們居然要用這種方法溝通;但同時間我亦很開心,因為我知道她原來還關心我緊張我,我沒找她是因為覺得她要專心照顧兒子,亦因為她的性格太強,我很怕她發惡。

 

事實上,我和她是一個南轅北轍的人。我是一個很感性、很容易感動、很容易流淚的人她卻是一個很硬朗、很倔強、很懂得愛錫自己的人,就算她身邊的人發生很大的不幸,她都不會流眼淚,像是冷眼旁觀的樣子,但我知道她不是不關心身邊的人的。

 

她還說時間過得真快,幾年間轉變真大…… 事實上,我認識她原來已經超過十年了,記得當年我第一份工作第一天上班遇到的人便是她。當時的我少不更事,很少出聲說話,她卻是一個吱吱喳喳說過不停的女孩,有她的出現,我的世界變得精彩了。我也不是第一天便和她熟稔,我和她熟絡都是1999年頭的事,她當時差不多已經打算辭職不幹,也不知是什麼原因令兩個那麼不同性格的人走在一起。人家說兩夫妻最好一個是凹一個是凸,也許做朋友也大致相同,才可互補不足吧

 

很記得1999年大概是5月6月左右,她一個人懷著孩子獨自在粉嶺的村屋居住,當年的夏天經常打風,又經常黑色暴雨,我很擔心她,於是便致電她問她是否有足夠的衣服穿,因為天一下雨便會冷起來;又怕她沒有足夠的食物,我還嚷着要我姐夫駕車送我入粉嶺送上衣服及食物,不過朋友說不要了,她在家是不會冷的才打消了念頭。想起來也好笑,怎會怕人家不夠衣服穿還給這個朋友笑了我多年呢

 

如今我們又再聯絡了,我意識到我和她是可以繼續做好朋友的,希望我倆友誼永固

 

回到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