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開心,很久也沒有試過這麼開心,昨晚參加了朋友的生日派對,唱了一首又一首自己喜歡的歌給自己喜歡的好朋友聽,心堛熒P覺特別美好。

不知是否玩得太開心、太投入,感覺從前的任性、刁蠻、不服從全部都返到我身上。

「別人都知道我火爆,直行直衝不守禮貌」,我硬頸、我執著、我任性、我不服從,有時更不聽別人的勸告,做事總是一意孤行,令身邊的人無所適從。不過,我強調這是從前的我,昨晚只是由酒精帶我回到從前吧!

開心,是參加了朋友的生日派對;更開心的是因為自己的執著及任性作了一個別人覺得是難以置信的決定。在回家的途中,我座的士到了另一處地方,做了一件自己從來未做過的事情。我坐在一個不知道是甚麼屋苑的地方,望着天空,由天黑望到天光;由街上空無一人到人來人往,見到很多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雖然沒有看到自己特別想見到的人,但感覺挺好,心情很愉快,原來早上的空氣真的很清新,多吸兩口空氣人也變得精神,腦筋也特別清醒,作的決定將會是最好的決定。

美中不足的是我忘記了原來巳經過了仲秋,而穿得單薄的我又難逃感冒了。但無論如何,我也要多謝上天及某人給我這個機會。

回到前頁